改革春风吹满地

事先声明,该文真的是狮子螳螂

                  正剧在1w2以后 请耐心等待 

                  还有 我真的是饿疯了才写的 没有任何逻辑性,看的开心才好

                 小学没毕业水平 我不管ooc了 我只觉得ooc像吃掉一半的两个半甜甜圈

                 其次还要感谢我的基友和师父还有师弟,当然我师父百分之百是拒绝的,我不管了,糖酱你的鲶鱼炒饭没有鲶鱼



====================================================================================================================================


改革春风吹进门,世界人民大团结,也不知道是哪股邪风,些许是时间的原因。当所有英雄厌倦战争的时候,他们决定和平相处,诺克萨斯更是和德玛西亚签下了永久和平协议,对艾欧尼亚也放下了征服的欲望。这一放下可不要紧,导致大部分英雄都下了岗了,只有少数英雄凭借着家族背景存活了下来,可以吃上一口公家饭。当然改革以后,各个地方开始联通运输网,大家一起合力建厂,开发资源,互相交流,对之前破坏的生态环境也开始重视,对人民的房屋损害也开始重建。出于对环境的保护,雷恩加尔被迫搬出之前的去处,他还记得自己被迫搬出去的当天,自己在杂兵的面前表达出想极大挽留自己的住处,对方却给予,如果你不搬出去就是对环境的极大破坏,对动物生存的破坏,植被的破坏。

 

等等,雷恩加尔愣了一下,“我不就是动物吗”说完他就看到了在不远处的奈德丽朝自己走来,当然不是以人类的形态。

 

“你双腿可以直立行走为什么说自己是动物”小兵回答道。奈德丽走到面前后,便变成人身站在小兵和雷恩加尔的中间无奈的笑了笑。

 

“她不也是人吗”他瞅了奈德丽一眼又瞅了小兵一眼。

 

“不,她不一样,她既可以以人的人的身份出现,也可以以动物的身份出现,这样的情况太少见了。”小兵握着卷轴看着雷恩加尔。

 

“开什么玩笑”雷恩加尔尽量不让自己发脾气,刚刚友好发展的世界怎么可以发脾气,可是这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我可是高傲的猎人曾经的,不,现在也是,为什么我要屈服这些小兵,因为世界和平了,这边森林不在单单属于自己,可是我可以圈下这块地买下来,来属于自己,不,社会风气要正,森林属于所有人,可这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就在雷恩加尔自己的大脑在反复反复的想着这样的问题的时候,小兵打断了他。

 

 

“奈德丽属于特殊工种可以自愿留在森林,并且可以保护落单动物来进行保护,而且对方也同一在森林里只要不饿疯了不会吃掉被保护的动物,你,雷恩加尔,你虽然没有家庭背景但你曾经被猎人收养过并有一定的知识量和工作能力,所以你需要离开森林并且要尽快找到工作。”只能看到眼睛的小兵用严肃的语气说着,认真的看了看对方。

 

“够了,”雷恩加尔感觉就像是吃了屎,这一切首先都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其次自己的工作能力就是猎杀动物,吃掉,收集标本,当然还有卡兹克那个怪物的头颅。这都是什么鬼,“这片森林不可能只有一个人来保护,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女孩子,你看再多一个是不是也不是不成问题”雷恩加尔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他觉得自己的精神正在崩塌了,他为了自己的住处放下了尊严和高傲,自己只是想留下来。

 

“不用,一个人够了,为了世界和平,你必须要忍耐”说着,远处的小兵就捂着耳朵喊着’放’。一声爆炸,迅速飞来的烟尘没有让雷恩加尔闭上眼睛,自己生活了很久的石屋被炸开了花,粉尘和石子随意的停留在白色的毛发上钻入细缝中。

 

“我生活了很久的家...”自从老猎人离开自己之后,这间石屋就一直陪伴着自己,现在被炸药夷为平地,心里说不出的难过,从未有这样的感觉,眼角不停地抽搐,他控制不住了,扒开小兵就朝自己房屋方向跑,这时奈德丽从后面控制住雷恩加尔的双肩,在耳边说着“你要控制住自己雷恩加尔”  

 

“你他妈开什么玩笑”他嘶吼着跑到废墟前抓住一个小兵将其撕裂,紧接着,又是一个,他不想控制自己,自己的所有家当和记忆都消失了,他失控了,用牙齿撕咬着尸体,脑子和身体已经不在同步,身体一直反复一个动作,可是眼前却是白茫茫一片,现在的他和丛林真正的野兽没有什么不同,直到奈德丽又出现在他的身后,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后背“我很抱歉”半跪在他的旁边,雷恩加尔跪在地上看着石子对小兵说道“我们可以把他变成一个旅游景点,或者是让他变成旅店...”

 

“放心,这样的想法,上头都有数,我们会在旁边建一个更好的一模一样的”小兵看着雷恩加尔,“还有雷恩加尔,你应该庆幸我们是量产兵,你这样过失行为是会被记过查处的,不过,看在你自动愿意把森林和房屋捐献给国家,这件事我是不会上报的”小兵又看了看手里的卷轴继续说道“你房屋里的兽皮和头像标本已经全部被没收了,这属于违规私藏野生动物皮毛和样品,也是违法行为,里头的狩猎工具也同样被没收,如果你觉得自己找不到工作的话,上头会安排的,不过你需要填写一下自己的信息以及住处地址,交到镇上的街道办事处,到时候我们回来通知你的”说着,小兵招领剩下的小兵团体,排队去了另外一处。

 

雷恩加尔用鼻子使劲从烟尘中去闻就在爆炸前的味道,还能不能闻到房间里味道,所有记忆里的味道,“大个子”奈德丽抚摸着对方的背,“晚上就去我那住吧,最起码还有一张床”说着,奈德丽扶起了跪在地上的雷恩加尔,朝着自己房屋的方向走去。

 

把雷恩加尔扶进屋后,让他坐在石床上,又进屋倒了杯水递给他,“你知道吗,你是最后一次来我家做客了”奈德丽靠在墙边,双手抱胸看着屋里不多的家具。

 

“你不是被特殊批准了吗”雷恩加尔抬头看着对方“还有,这是我第一次走着进来,而不是被强行拖着进来”

 

“虽说是特殊批准,但是房子还是留不住,说环境设施太差,要求重盖,所有物品全部清走”雷恩加尔看着奈德丽的眼睛越来越红,即使再坚强的女孩子当听说自己唯一的住处要被强制拆迁的时候,谁说不定都会难过。“一模一样的?” 

 

“恩”低头拍了拍头帘上的土,抬头的时候又是一个坚强的微笑,但是这样的气氛,实在是太低了。“那我得好好看看,”他假装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我一直以为你屋里的摆设都是红色的,看来并不是这样。”雷恩加尔第一次想调节一下气氛,虽说方法够拙劣,但对方还是被逗笑了。

 

“那是你每次来的时候都是满脸的血,好了之后就立马走人,不过我很意外的是高傲的猎人也会调节气氛,还真是意外。”奈德丽打趣的看着雷恩加尔,对方只是低着头看着杯里的水不说话,“我们走吧”突然雷恩加尔抬起头直视奈德丽。

 

“什么”对方还在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不过对方的脑子问题一定是最大的。

 

“我说,我们走吧,去另外一个地方”

 

“逃避,可不是你应该有的雷恩加尔,”奈德丽走到雷恩加尔身边,坐了下来“我不会走,我会一直留下来,这里的生灵还需要我的保护,而你雷恩加尔”她用双手让对方的脸面对自己“你必须要学会适应,去适应这样的新环境”火堆烤着两个人的侧脸,奈德丽静静的看着雷恩加尔,“明天,去街道办填写信息,去找一个适合自己的职业”她用双臂环住对方,拍了拍后背。“早些睡吧”说着,奈德丽走进了里屋。火堆还在燃烧,雷恩加尔看着木头因为燃烧爆裂出的花火,慢慢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起,雷恩加尔告别了奈德丽,向镇上走去。到了办事处正好看到和自己擦肩而过的提莫,填写好表格后,接待的小兵表示以后武器也要禁止携带出行,除非是弱势群体,那什么是弱势群体?小兵表示首先你是一个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一米以下的,去政府开张证明,领个证就可以了。雷恩加尔突然想到了刚才碰见的提莫,“这么说,提莫也申请的弱势群体保障?”

 

“不,我有提出需不需要申请的问题,但是对方表示,自己是不会受到伤害的,多么正直,多么自立,乐于向上学习的好青年。”说着小兵咔咔两个红戳盖在了表格上,“过两天,你会得到通知的,请回去后耐心等待。”

 

出了街道办大门后,雷恩加尔找到一处长椅坐了下来,虚起眼睛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有普通老百姓,也有各个英雄,平常这个时间,自己是在干嘛呢,应该是在树林里拼命的飞驰追赶各种猎物,现在自己却坐在长椅上,来来往往密密麻麻,本来是听不到行人的声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杂,而名声越来越强的时候,一个回头看见,悟空一张大脸出现在自己面前,他撅着半张嘴,尴尬的笑了笑“你是雷恩加尔!嘿嘿,你怎么会坐在这里”看对方突然跳坐在长椅上,扎耳挠腮的根本不想理“啊,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去街道办填分配表啦!”

 

“恩”

 

“哦…嘿嘿”悟空听到后又笑了笑,从长椅上跳了下来,翘起二郎腿继续说“俺也刚从那出来,想去申请一家羊肉串的摊位,你说好不好,嘿嘿”悟空眨了眨眼睛,瑟缩着脖子,“我跟你说易大师,想去申请教育方面的工作,可是对方却说工厂正好缺工人,哈哈,你说可乐不可乐”就在悟空还像再继续说,雷恩加尔想赶紧抬屁股走人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他还以为会是奈德丽。

 

可当抬头的时候,看见的却是一位长着狐狸耳朵的少女,是阿狸“悟空!”阿狸看着坐在长椅上嘿嘿笑的悟空“易大师还在等你呢!”说着走上前去拉着悟空的胳膊往前走,在看见雷恩加尔的时候用眼神打了一下招呼,没一会,两个人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再接到通知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天后了,小兵找到雷恩加尔的时候,他正趴在酒馆的角落里打鼾呢,浑身酒气不说还有臭味,一看就是很久没有洗过澡的。拿到通知后,雷恩加尔站起来晃晃悠悠拍了拍小兵的头,走到厕所后一顿狂吐。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糟心过,没有了住处,没有了食物,生活来源还是房子被炸之前口袋里剩下的,这一看谁知道这是曾经在森林里上下跑跳的雷恩加尔,他走到水台旁边,用已经擦不出来的茶色玻璃看了看自己,又用手掌摸了摸自己的脸,双眼已经布满血丝,疲惫和无奈清楚的写在脸上,打开水龙头洗了洗脸,水滴从毛发上滴落,占得到处都是。洗完后看了看,通知上的工作地址和名称后,雷恩加尔把表格通知单塞到怀里,走出酒馆。今天的天气还真不错,微风细细的拍在自己的脸上,太阳照在许久没有见光的雷恩加尔身上更是一种提醒,现在快中午了,还不快去。摇了摇脑袋清醒许多的雷恩加尔赶紧向动物园跑去。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