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春风吹满地 2

赶到动物园的雷恩加尔正好看到一行人正在列队站成一排,前面应该有个什么人在说话。明白是干什么后赶紧跑了过去,伸手把已经皱皱巴巴的批准通知单递给了管理人员。“雷恩加尔?”听到声音的雷恩加尔一抬头,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瑟庄妮。

 

瑟庄妮看了看填报表又看了看雷恩加尔,然后又反复了一遍,尴尬的笑了笑“好了,现在各位都到齐了,那我先带各位来了解一下动物园的运行模式和分化区域”说着用通知单打了一下肩膀,然后又看着雷恩加尔有种不知道是小孩是不笑的表情,“现在请大家跟我来”。雷恩加尔一开始是低头自愿排到队伍后面的,在这期间瑟庄妮再给各个员工介绍了自己该干的职位和需要注意的情况,可是自己越想越奇怪,也是好奇,于是上前快跑几步想去叫一下对方,正巧瑟庄妮讲到自己

 

“雷恩加尔,你来负责狮子正片区域,正好都是同类,你应该是了解狮子的饮食和生理问题的,”看到雷恩加尔正好跑到自己面前“怎么了,雷恩加尔,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只见雷恩加尔看着自己手里的单子就要抢,瑟庄妮赶紧换了一只手拦住他,你先别急,还有其他员工还没有被分配”于是,回头一看,呦,除了自己都是人类。其他贫民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看什么看”说着雷加尔习惯性的呲牙,然后转头就想走。

 

却被瑟庄妮叫住“雷恩加尔,你一会去我的办公室一趟,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雷恩加尔也没有理她,就直接跑走了。直到中午,瑟庄妮才在自己的办公室看到雷恩加尔。“为什么你一直反复看着单子和我”雷恩加尔靠在墙边,看着坐在沙发转椅上的瑟庄妮,房间不是很大,但是设施还是很齐全的,有衣架有书柜,有折叠沙发不说还有电热水壶和微波炉,办公桌上有一盆多肉盆栽,墙上还吊着九寸液晶电视,头顶上的电风扇缓缓地转着,房间更是朝阴面,进屋后在电风扇的吹动下更是凉爽了不少“还有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瑟庄妮也不说话,只是笑了笑,做了一个招手的动作,同时她也把今天早上的志愿表放在了桌子上。雷恩加尔见她不说出来,就直接走了过去,一瞧,脸都黑了,心说‘怪不得今天看了又看呢,合着自己的志愿表格上的一寸照片只有一个脑门’

 

瑟庄妮见雷恩加尔想要撕掉赶紧把单子抢了过来“你先别急,我明天给你请假,你赶紧回去再补办一张照片”可是雷恩加尔的心情并没有好转,他急促的呼吸着,心里的现状全部都写在脸上。

 

当时排队拍照,雷恩加尔前面的几个都是矮子,又都是流水线的拍照方法,所以到自己的时候摄影师一懒就让自己干脆坐在地上拍,拍完后也没看就直接走人了,谁知道会拍成这个样子。

 

“你还没吃饭吧”瑟庄妮打断了雷恩加尔思考,从旁边拿出了两盒超值盒饭,“来,坐下来吃点吧”

对于泡了好几天酒馆没有吃过粮食的雷恩加尔简直就是致命一击,瑟庄妮自己打开了一盒后又把另外一盒推倒了桌子对面,这味道,简直了,爽口清脆的蔬菜和鲜嫩可口肉类的完美搭配,加上优质大米蒸出来清香味道,竟然还有泡菜和辣酱作为调剂,这些东西开始玩命进攻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大脑,夭寿了,雷恩加尔感受到了自己大脑的发出的指令很身体做出的耻辱动作。瑟庄妮看着雷恩加尔迅速的撕开盒饭盖,吭哧吭哧的吃了起来。原来大米这么好吃,原来蔬菜这么好吃,这两样以前在雷恩加尔的世界中完全就是不存在的,作为一个肉食动物,他觉得蔬菜和米完全就是笑话的存在。还没等瑟庄妮吃完,雷恩加尔就吃完了手里的盒饭,然后抬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盒饭。瑟庄妮看了手里的盒饭又看了看雷恩加尔,只见对方就只盯着自己手里的盒饭,懂了意思之后,瑟庄妮把手里的盒饭推到了雷恩加尔面前。雷恩加尔看见后也没有嫌弃的动作继续吃了起来。

 

看来是真饿了,瑟庄妮看着雷恩加尔“你是怎么被分配到这个地方来的,奈德丽呢?”

 

雷恩加尔只是停顿了一下,继续吃,瑟庄妮见对方也不想说转头又倒了杯水推倒对面“以后中午就到我这里来吃吧”也不清楚对方有没有听到,放下空掉的盒饭,转头就走,当然还把水杯里的水喝光了。

 

被安排到狮子区的还有一个人,但是对方看到自己后总是避而远之,这样也好,不会有人来打扰自己,不过自己的工作还可以,就是按时放放水,扫扫屎,不过同样有一半狮子血统的雷恩加尔为了让自己少挨累,用武力来解决了狮笼里那些狮子的大小便问题,它们再也不会随地大小便,而是懂得在一个特设的区域来解决,分食的时候自然自己可以吃到最大的一块肉,什么,你说管理人员跟狮子抢食吃,拜托盒饭吃不饱好不好,而且和瑟庄妮的盒饭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不过这样一下不要紧,母狮子看见自己就跟疯子一样粘着自己。

 

可是这样的好日子没有多久,自己就从狮子区调到了大象区,原因是大象的情绪突然出现问题不小心把工作人误伤了,于是雷恩加尔来到了大象区。就这样,雷恩加尔开始喂大象,同时也少了一部分的粮食,自从雷恩加尔喂大象之后陆续的游客观摩的也就多了起来,看狮子喂大象还真是头一回,这一喂就喂了一个多月。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喂食,快到中午的时候,广播里突然响起了瑟庄妮的声音‘雷恩加尔,中午来我办公室一趟’。听到广播后的雷恩加尔手里拿着放满香蕉的框看着站在围栏外的游客们,面无表情的把框扔到地上,走了。

 

“雷恩加尔”看到进屋后的雷恩加尔瑟庄妮赶紧倒了杯水放到桌子对面,电视是开着的,电视上播着德莱文的快乐导购节目,倒完水后把电视的声音关小“你先坐,今天兽医像我报告说,你喂养的大象越来越瘦,他检查过后说大象的体质没有问题”

 

雷恩加尔也不说话,就拿着电视遥控器播来播去,“别播了,从宣布和平后就只开了两个台”瑟庄妮打断雷恩加尔,看对放停到战争学院地方台,电视上正在播宣扬和平友好交流,三个统一方针,农业发展大改革这种教育宣传片。“还没吃饭吧”瑟庄妮说着拿出两盒盒饭,看对方耳朵动了一下后,瑟庄妮撕开了盒饭上的包装纸。闻到气味后的雷恩加尔转过身,拿起一次性勺子吃了起来,电视上还播着改革宣传片。雷恩加尔刚吃完第一盒,想去开第二盒,就听电视上响起了迦娜声音。

 

“现在是午间新闻时间,”电视上的迦娜拿着话筒站在一片铁栏杆前面“外来非法居民,因多次违法捕食野生动物,已被刑事拘留,现在我们来看一下案发现场”电视上开始播放当时案发的经过,只见红外线摄像头下的披着甲壳的节肢动物出现在镜头前,突然又消失了,迦娜继续说道,“起初发现动物的数量下降还以为是自然原因,直到后来出现在镜头前的这只奇怪动物,才知道原来是他在搞鬼”这哪是奇怪动物,一看就是知道是卡兹克,也不知道写稿的工作人员是不是白痴。镜头继续切换,只见正在吃食的卡兹克刚吃到一半就被一个巨型的网给困住了,只见卡兹克不停的挣扎,“这名惯犯现已被警方扣留,下面我们来采访一下犯罪人员”镜头一转,迦娜出现在镜头面前,她的后面是被铁栏杆挡住的卡兹克,卡兹克穿着大号橙色的坎肩杵在那里。

 

“请问当时你为什么要去残害野生动物呢?”

 

“……”

 

“请问你当时的动机是什么什么呢”

 

“我饿”

 

“那为什么不去选择去救助站寻求帮助而是选择继续猎杀野生动物呢?”

 

“什么鬼救助站,老子这些天就只吃了几只麻雀和几只兔子而已!我不会服从分配调剂,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啊啊啊啊啊!!!”卡兹克还没有说完就被狱警小兵带走了。

 

镜头一转,迦娜的脸又出现在镜头前“那么现在我们来采访一下,这次逮捕现场的警力人员特朗德尔”

 

“当时现场非常紧急,我们在接到消息的时候作案人员已经成为惯犯,而且手法娴熟,速度过快,为了这次抓捕行动,我们进行了严密的规划和任务安排。犯人被捕后曾有过激举动想要从网里逃脱,还好捕捉网是精心设计的,不会这样轻易挣脱或者破坏”

 

“看来这次抓捕还真是费尽周折呢”接下来迦娜又继续采访特朗德尔开头和经过。

 

雷恩加尔就这么叼着勺子盯着电视,没想到卡兹克过这家伙得还没有自己好,突然又觉得对方对调剂的反抗举动,自己还不如人家。转过头继续吃起第二盒盒饭。吃完后,雷恩加尔靠在椅背上深吸了一口气“我想换一个工作,我不想干了”

 

“为什么?”瑟庄妮又到了一杯水推给雷恩加尔,“是不是喂大象不符合你的胃口”

 

“这有什么什么为什么的,不想干就是不想干”喝完杯里的水,把被子一敲“给我写一份申请表”

 

“那好”瑟庄妮拿出一张申请表格摆到雷恩加尔面前,“首先你要再去照一次一寸照片,你看看你上次补拍的”

 

听到这话的雷恩加尔用眼睛一瞟,上次补拍照片上只有嘴和下巴,呲了呲牙“不去了,就这样吧,你赶紧的”说完就抬屁股朝办公室门口走去。

 

“可以是可以,不过在这期间你还要这里继续干下去,直到再次接到通知才可以走人,你放心,吃不惯就来我办公室,不要再去和大象抢食了”瑟庄妮刚说完这句话,雷恩加尔正好哼的一声摔门而去。

 

 

事情的另一边,刚刚做完直播的迦娜抽空去了趟监狱。监狱里就三个人,一个不想透露姓名但明显很清楚你是谁的典狱长锤石,和出来避风头的格雷福斯,还有不停用牙齿啃咬着栏杆的卡兹克。

 

“别咬了,”锤石从格雷福斯跟前又拿了一把瓜子坐在监狱外的躺椅上,电视上播着战争学院地方台播的沙漠桑拿SAP广告,“这是特制的金属,是要不断的”

 

“那就松开我的前肢,白痴!”卡兹克不停的用头去挤撞栏杆同时还在用牙齿不停的咬着。

 

迦娜进来后朝着正在瞅着电视嗑瓜子愣神的两个人打了打招呼,自己找了一把椅子坐在关卡兹克牢房旁边,拿出一个便当盒“饿坏了吧,阿狸看到我的新闻后,赶紧打电话过来让我给你带点吃的过来”

 

“我们的呢”格雷福斯吐掉嘴里的瓜子皮,做了一个伸手的动作。

 

“当然”迦娜有用另外一只手拿起另外两盒便当递给锤石和格雷福斯。“我说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不去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见卡兹克没有想要接便当盒的动作,迦娜帮他打开了盒盖。

 

“他属于非法移民,没有在本地居住五年以上或者有稳定高收入的工作前是拿不到绿卡的”锤石吃着便当,继续瞅着电视愣神。

 

“我没有手”卡兹克看着迦娜,迦娜看了看卡兹被固定的前肢,就算解开压制器,卡兹克也没有办法正常食用便当“还有我没有做错,这属于正常捕猎,我饿了,我就会去吃”

 

“他那个样子其实是可以去申请三级残疾证的”格雷福斯用右手上的筷子动了动,当然他用的也不是那么熟练。

 

“行啦,别说他,先想想自己该怎么办”锤石看了看正在吃着迦娜举着便当盒的卡兹克“一吵架就往监狱里躲,你还有没有出息”

 

“监狱是我家,躲架就靠它”格雷福斯继续吃着,也不继续说下去。

 

“过两天要去法院接受宣判,表现的好一点,记得一定要对着稿子念知道吗”迦娜举着便当盒瞅着卡兹克“别又像今天一样,这样会被判的小一点”

 

“我就吃了几只麻雀和兔子而已,为什么要被判刑!”卡兹克抬起头,没有双手只能靠脑袋趴在便当盒上吃,导致满脸都是饭米粒“我不会去的”

 

 

“这是直播,还有麻雀是二级保护动物,那你怎么解释贫民晚上出去遛狗,结果狗突然不见了呢”迦娜看着卡兹克

 

“谁让他半夜去遛狗”卡兹克还想继续吃,可是便当盒已经空了。迦娜看见后,扣上盒盖,同时接过锤石和格雷福斯的便当盒。

 

“你要想清楚,卡兹克”收好便当盒后迦娜对着卡兹克的眼睛,然后又回头对着继续嗑瓜子的两个人点了点头,离开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