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春风吹满地5、6

日常扯犊子



还没来两个回合卡兹克就被雷恩加尔压在下面动不了了,不是他不想动,而是腰的位置好像出了问题,又酸又痛,特别是使劲挥斩前肢的时候,神经拽着脊柱一直往上,就感觉像是肉和脊柱要分离了一样,让他无法集中面对他的宿敌。

 

“怎么这么快就打不动了?”雷恩加尔压在上面用一只手固定着,对方仰着头,双腿不停地扭动着。

 

“别动,别动”卡兹克叫着,妈的雷恩加尔这逼沉得要死正好还坐在自己小腹上,自己不知道刚才是不是听到以前咬碎猎物骨头的声音了,他试着调整自己的腰,可是上面的兽人固定的太紧了,根本动不了,“要折了!”

 

“什么玩意?”雷恩加尔从卡兹克身上起来,看对方好像没有要起来的样子,“你要在这里趟一个晚上吗,我先回去了”

 

“不不不,”卡兹克赶紧叫住对方,“我,我动不了了”他扭动着脖子,瞅着雷恩加尔,希望对方能帮助一下自己

 

看到对方的情况,雷恩加尔也没觉得对方会有偷袭的样子,竟直接蹲了下来“哪里出了问题”

 

“腰”

 

腰?这样?雷恩加尔试着掐了一把卡兹克的腰,结果对方嗷嗷直骂街“我操你大爷雷恩加尔,啊啊啊啊啊啊”刚骂出来脖颈上的压制器就开始放电,还好雷恩加尔躲得快,没有被电到。在一旁的雷恩加尔有种卡兹克在冒烟的错觉

 

“你脖子上带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雷恩加尔站了起来,看着躺在地方卡兹克,对方的触角动了动

 

“我要你管”图奇到底有没有认真改动压制器,被电后浑身都麻了,感觉更动不了了

 

“哦,那晚安”

 

“不!别走!”卡兹克见状赶紧叫住雷恩加尔“我真的,动不了了”

 

“你还能走吗,我扶你起来带你去找阿卡丽”雷恩加尔蹲下尝试扶起对方

 

“不,我恐怕起不来了”

 

听到这句话的雷恩加尔一个顺势把卡兹克拦腰抱起“你他咩咩的能不能轻点”卡兹克知道自己会被电所以改了用词,简直倒霉,自己现在竟然在自己宿敌的怀里,而且对方还要带自己去医院。

 

“我说”雷恩加尔抱着卡兹克“你个虚空生物来这里啥都没学会,脏话到是骂的溜溜的”

 

“我喜欢”卡兹克有点心虚,他来到瓦罗兰大陆之后除了捕猎进化和雷恩加尔决斗之外还真没有学别的东西,科加斯都学会了打毛线来帮马尔扎哈织毛衣,而自己一般就在旁边吃吃喝喝也不管其他的,对了,还可以欺负一下克格莫,那傻帽因为瞎偷吃臭泔水导致胃里一时间起了反应,不是吐就是拉,搞得一点力气都没有,欺负的时候就知道往马尔扎哈身边蹭简直好笑。

 

等到了诊所,敲开门,阿卡丽奇怪的看着两个怪物,曾经的宿敌,现在抱在一起,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又一遍,心里琢磨着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说你瞅什么”雷恩加尔挤进屋把卡兹克放到病床上“快过来看看”

 

“他这是怎么了?”阿卡丽摸了摸卡兹克的前肢,有点烫

 

“他动不了了”

 

“我在和雷恩加尔决斗的时候,感觉腰不舒服,然后后来就感觉好痛,然后就…”还没等卡兹克说完,阿卡丽就注意到自己脖颈上的压制器。

 

“这是什么?”

 

“然后他骂街,就放电了,好像一下就加重病情了”雷恩加尔坐在对面的病床上说着

 

“噗”阿卡丽捂了一下嘴“我知道了,小事情,你应该是长时间过度劳累,没有及时缓解,再加上刚才的过度运动和电流的释放导致的,放心,我给你开点药膏回去涂涂,多注意休息和按摩腰部就好了”

 

“可是我现在动不了了”卡兹克看对对方

 

“我先帮你上上,剩下的你回去自己上就可以了”说着就去药房拿了两支药膏,“这是活血化瘀的,抹在上面会有些凉,不过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感觉不到”拧开盖子挤出白色膏状体轻轻涂抹在卡兹克的腰上,然后反复揉捻,“记住这个手法了吗,回去你就这样给自己上”

 

“恩,这样?”卡兹克说着就用前肢去摸腰,带着刀刃的前肢差点划到阿卡丽

 

“我的天呐”赶紧躲开的阿卡丽看着卡兹克,要不是自己躲得快,有可能就会失去双腿,永远坐在轮椅上,这样以后还怎么去听娑娜的演唱会“不行,你这样没有办法自己涂抹,你会刮伤其他人或者物品的”阿卡丽看了看坐在对面的雷恩加尔“你自己住吗”

 

“恩”

 

“这就不好办了”

 

“不能让他住院吗”雷恩加尔看着阿卡丽“你不要看我,我不会照顾他的”

 

“卡兹克的前肢太过危险,我不会让他住在病房里的,还有竟然你是事件的当事人,就应该付起这份责任”

 

“到底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负责不是医生吗”雷恩加尔抱胸呲着牙看着阿卡丽

 

“就凭你这句话,雷恩加尔,我要给你开一个最贵的病历单,还有你必须带着卡兹克回去照顾他,你倒霉了”说着阿卡丽拿出病历单咔咔一撕,摆在雷恩加尔面前“一共一百二十个金币,来吧”

 

“我拒绝”说着就要走“我已经很仁至义尽了,接下来没有我的事情了”

 

“你要是不想让我找迦娜给你来一个,殴打三级残疾外来人口的新闻,你现在就可以走”

 

“我靠”雷恩加尔服了“好好好,我来”说着拿起药膏,揣好病历单,扛起卡兹克“一百二十个金币,我先赊着”被扛起来的卡兹克在雷恩加尔的肩膀上嗷嗷直叫

 

“抱着他,不许扛着”阿卡丽看着雷恩加尔的背影

 

深吸一口气,雷恩加尔让自己冷静冷静,换了一个姿势,把卡兹克抱在怀里,离开了,剩下的阿卡丽在房间里暗爽,原来用病历单来威胁一个人这么爽,当然不会有下次了,不过这次可以在休息的时候跟艾瑞莉娅他们讲好几遍。

 

“喂,你住哪啊”雷恩加尔没有好气的抱着卡兹克

 

“胜利街解放路长运立交桥东门口的提莫快递仓库184号”

 

“还挺偏的”

 

等到了门口,卡兹克挂在雷恩加尔身上开开门,看见门厅角落里都是纸壳子,里屋仓库大大小小的包裹,“你睡哪啊,我得赶紧回去了”眼瞅着天就快亮了,雷恩加尔有些着急,再过一会就要把厨房的包子馅准备好了,还有泔水车要过来拉泔水。

 

“往里走,有一个休息室”卡兹克用前肢指着右边的房间

 

“你就睡这?”到了休息室的雷恩加尔看着一张简易沙发,房间不大,有一张桌子有四把椅子,旁边还有一打木板堆放在地上,合着卡兹克过得真不如自己,好歹自己可以在小阁楼上休息“我还是带你去我的住处吧,免得上新闻”

 

----------------------------------------------------分割线---------------------------------------------------------

 

等到了饭店天已经微微亮了,雷恩加尔把卡兹克放到自己床上“你给提莫去个电话跟他说今天休息,不要告诉他你在我这,还有不要随便碰我的东西,我去忙了”

 

“我当然不会告诉他,你当我傻吗”卡兹克平躺在床上,瞪着雷恩加尔“我不碰!”

 

“你再瞪我就让你躺在地板上,还有你真的傻,送了这么久都不知道自己送错地方”砰的一声关上房门下楼去工作去了

 

过了一会卡兹克用雷恩加尔的床头电话给仓库去了一个电话,别问他为什么不直接给提莫打,因为他记不住。过了一会电话的另一头接通了,对面明显有被抢过去的杂音,“我都说了扎克你不要碰电话,喂,你好这里是提莫快递中心,我们诚信友好并且不接受任何投诉”

是图奇。

 

“啊,喂,是我,我是卡兹克”卡兹克用前肢夹着话筒别扭的躺在床上

 

“啊,卡兹克,你到哪去了,今天该你和厄运一起分理包裹了”

 

“我要请一天假,我今天就不过去”

 

“哦,那好吧”然后就听图奇在另一边对着提莫喊,然后对面传来提莫的声音,‘明天工作量要翻倍’“卡兹克你听到了吧,你先休息吧,明天要翻倍”

 

挂了电话卡兹克躺在床上,听着楼下的人声越来越多,看着房间里的四面墙,没啥东西到是有个厕所,不过也是够挤的了,过了一会楼下越来越热闹,卡兹克听着楼下嘈杂的声音眼睛的上眼皮开始打下眼皮,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再醒的时候,发现床头柜上放着饭,雷恩加尔是傻吗,自己没有手,尝试动了动身体,现在除了四肢可以移动,其他还是不行,于是卡兹克用腿使劲往床头上蹭,用前肢碰了碰盘子边,然后又碰了碰,伸了伸脖子,感觉脸可以碰到盘子边了,马上就可以吃到了!然后前肢就把盘子碰到了地上,此时卡兹克的内心是崩溃的,在前台的易听到了阁楼上的声音,扭头往上瞅了瞅,‘有老鼠?’算了,还是睡觉吧,卡兹克想了想又闭上了眼睛,到了晚上,算账的易看见端着饭的雷恩加尔正要上楼。

 

“对了,楼上好闹老鼠了”

 

“老鼠?”雷恩加尔看着易的密恐脑袋“哪有什么老鼠”继续端着饭上了阁楼,进屋后的雷恩加尔看见在床上躺尸的卡兹克和地上的招了苍蝇的饭,瞬间咆哮“你搞什么你!”

 

“是不是老鼠很大呀”易在楼下喊着“要不要我上去看看”

 

“不用!”雷恩加尔赶紧把门关上,把饭放到桌子上“你搞什么,不吃也不要丢到地上”

 

“我不是不想吃,”卡兹克说着举起前肢“我没有手,又动不了,然后盘子就被我碰掉了”看着天花板,如果会哭的话早就哭了“你咋才来呢”

 

感觉气氛不对的雷恩加尔,赶紧过去尝试把对方扶起来“看看现在能不能起来”把对方扶起来后又把枕头竖起来让卡兹克靠在上面,让一个虚空生物饿一天,自己也是了不起了,雷恩加尔这样想着,幸亏他动不了,要不然现在只有承重墙了。

 

被扶起来的卡兹克抖了一下,看来能起来是没有问题了,可是腰还是疼,动了动触须,“好饿”说着盯着雷恩加尔的脸。

 

雷恩加尔一瞬间有种碰到常年蹲马路口碰瓷老太太的感觉“你等我先把地上的饭收拾一下,太脏了”等收拾好后,雷恩加尔拿着勺子端着饭,开始一口一口喂卡兹克。

 

“凉了”吃了一口的卡兹克看着雷恩加尔

 

“吃”雷恩加尔继续端着盘子,瞅着卡兹克

 

“不”卡兹克扭过脖子,又动了动触须

 

“你爱吃不吃,我下楼吃饭去了”把盘子往桌子上一摔

 

“我要打电话给阿卡丽,你倒霉了”

 

“好好好,我倒霉了,我去给你热一遍”雷恩加尔瞪着卡兹克,学话学的可真快,拿着盘子,下楼来到后厨,看到围在一起吃饭的阿狸他们。

 

“怎么了?”悟空叼着筷子看着雷恩加尔,到炉子旁点起火,把饭到了进去

 

雷恩加尔也没理他,热好后就上楼了,然后他就看见正好想要尝试吃灯罩的卡兹克,“把你的牙齿从灯罩上给我拿下来”

 

“我觉得我现在可以吃下任何东西”卡兹克看着雷恩加尔动了动触须

 

雷恩加尔没说话,端着盘子坐到床头前用勺子侩起一勺饭送到卡兹克嘴前“烫”卡兹克歪着头看着雷恩加尔,雷恩加尔低下头闭上眼睛呲了呲牙,简直就是耻辱,被迫赊账,还要照顾一个碰瓷的三级残疾患者。于是他把勺子拿到自己面前吹了吹勺子里的饭,然后又送到卡兹克嘴前,卡兹克看了看,吃了下去“好吃”吃完嘴里饭,又张开嘴。

 

雷恩加尔这就样忍受着卡兹克给他带来的耻辱,一勺一勺的喂着他的宿敌,吃完后,卡兹克表示自己还没有吃饱,想再来一盘,于是雷恩加尔又下楼给他做了一份,坐在后厨这要开会的阿狸看着雷恩加尔又开启火,切了菜后把饭和菜一起炒了进去。

 

“雷恩加尔正好过来开个会”阿狸看着正好在炉子旁炒饭的雷恩加尔

 

“现在就说”雷恩加尔颠着勺,也不回头,不过他这样也没法回头

 

“我们打算开一些新菜,然后开一个免费试吃的活动,你觉得怎么样”

 

“你随意,我什么都行”把炒饭倒到盘子里后,又上楼了

 

“雷恩加尔怎么了?”易在旁边说道“今天的行为有些奇怪”

 

“他不一直都这样吗?”悟空补充道

 

到了楼上,继续一勺一勺喂着卡兹克,等等,害自己赊账的不就是卡兹克吗,“害我赊账的人是你”

 

“对呀,”卡兹克嚼着饭“可是雷恩加尔不是说要负责的吗”

 

“那是不是就说明,我可以对你做些什么?”雷恩加尔突然笑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

 

“你吃辣椒吗”

 

“我吃不出辣椒的味道的”

 

“芥末呢”

 

“好吃啊”

 

“那你有什么不喜欢吃的”雷恩加尔不放弃,肯定有什么虚空生物无法接受的味道

 

“我说你还喂不喂啊”卡兹克又张了张嘴,雷恩加尔又侩起一勺饭,喂到卡兹克的嘴里,吃完后,卡兹克继续看着雷恩加尔

 

“看什么看,还没吃饱吗”雷恩加尔转身把盘子放到桌子上

 

“没有。。”

 

现在雷恩加尔真的有种自己碰上了万年蹲路口碰瓷老太太的感觉了,起身收拾好盘子后,又来到后厨,看到已经准备回去的阿狸三人。

 

“今天先下班了,我们走了,雷恩加尔”阿狸打着招呼

 

“恩”雷恩加尔向阿狸点了点头,又到炉灶旁开火,准备炒下一轮

 

这样反复的又来了三四遍,等卡兹克说自己有点饱了时候,雷恩加尔坐到凳子上,常常的喘了一口气,“你不再去做吗,我只是说有点饱了,但是还没有完全饱”卡兹克坐在床上催促着

 

“有点饱就可以了,我不去了”雷恩加尔伸了伸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我也要喝”卡兹克看着雷恩加尔

 

把杯子递到卡兹克嘴边,然后看到对方举起前肢动了动,好吧,雷恩加尔一手拿着水杯,一手扶着卡兹克的头,喂他喝水。喝完水,雷恩加尔又拿出药膏,看了看上面的说明,一日三到四次,放于阴凉处,恩,那就一天涂两次好了。让卡兹克侧躺下后,在手掌上挤上药膏,开始在卡兹克的腰上揉搓着,按摩完后,顺便去上了个厕所。

 

“我说你尿尿的声音能不能小点声”卡兹克躺在床上喊着

 

“老子喜欢你他妈管得着吗”雷恩加尔同样在厕所里喊,过了一会从厕所里出来后,把卡兹克往床里头一推

 

“我是病人好吗,可不可以轻一点”

 

“这是我的床,我有权利享有它”往床上一躺,把床头灯一关,“睡觉”

 

“可是我还不困”卡兹克在旁边说着,转头看着同样平躺的雷恩加尔

 

“我困了”雷恩加尔也不管他,翻了个身背对卡兹克,闭上眼也不再说话了

 

月光打在两人的身上,卡兹克看着窗外月亮,满月呢,越瞅越像一张饼,慢慢的卡兹克又觉得自己饿了,于是他推了推雷恩加尔,发现对方没有反应,“雷恩加尔?”卡兹克尝试着叫了叫,对方没有回复“雷恩加尔?”又叫了叫,还是没有回复,估计是睡着了。又郁闷又饿的卡兹克继续看着月亮画饼,然后他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狼叫。

 

早上的卡兹克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腰,慢慢睁开眼睛,是雷恩加尔他正在再给自己上药,上好后对方还问自己要不要吃早饭,当然,卡兹克昏昏沉沉的点着头,等吃完早饭,卡兹克终于醒盹了,他清洁着自己前肢上刀刃,看着雷恩加尔正在收拾自己的房间准备下楼。

 

“出去的时候从窗户出去,要不然你就等阿狸他们忙的时候从后门进来,我去楼下准备营业了”说着雷恩加尔关上房门,然后下楼的声音越来越小。

 

收拾好的卡兹克推开窗户,试了试自己腰,还可以,一个使劲越出窗户从楼上跳了下去,稳稳着地后一起身,卡兹克懵逼了,自己又动不了,开什么玩笑,虚空生物的自我修复能力可是相当强悍的,怎么会被腰痛打败呢,可你就是被打败了呀。

 

“雷,雷恩加尔!”卡兹克在后门求救着,听到声音的雷恩加尔打开了后门的门,看见对方正保持着一个动作不动呢。

 

“怎么了?”

 

“腰,腰”卡兹克扭头看着对方穿着厨师的服带着围裙“天呐你穿的太搞笑了”

 

“现在不是笑的时候”雷恩加尔赶紧抱起卡兹克往楼上跑“过一会阿狸他们就来了,你这个样子估计是又要躺一天了”把卡兹克放在床上“给提莫打个电话吧,记住别碰我的东西,我走了”说着又关上门

 

躺在床上的卡兹克又一次艰难的移动身体,用前肢夹起电话,用很容易点到旁边键的前肢戳着电话键,给仓库去了电话“你好这里是提莫快递中心,我们诚信友好并且不接受任何投诉”今天接电话的厄运

 

“是我,卡兹克”

 

“卡兹克,你到底怎么了?”厄运在话筒另一头问着

 

“我今天就不过去上班了”

 

“到底怎么回事”另一头的脾气莫名的涨了起来

 

“我就是今天去不了了,我先挂了,帮我请个假”赶紧挂掉电话,卡兹克生怕说出点什么

 

厄运在电话这头拿着话筒,提莫正好走过来“谁的电话”询问着

 

“卡兹克”厄运皱了皱眉

 

“卡兹克?他不会是想不干了吧”

 

“不,听起来他很紧张,快,看看来电显,我去查查来电的方位”把话筒放回原位,厄运拿起笔看了一下刚才的来电显示,迅速记了下来,把纸条放到口袋里,等到中午休息的时候特意去了趟营业厅。

 

“卡尔玛”厄运来到负责前台,“帮我查一下,这个号码是谁在使用,在什么地方”

 

“这是违法的厄运”

 

“还记得当初咱们入社的时候的承诺吗”厄运虚起眼睛看着卡尔玛,“是姐妹就该什么?”

 

“互相帮助,并且不带任何疑惑”卡尔玛觉得莫名其妙同时有感觉很糟糕“但我不知道你要查这个号码是干什么用厄运”

 

“失踪人口,卡尔玛”厄运掏出口袋里纸条“我怀疑有人被绑架”摆到卡尔玛面前

 

“天呐”卡尔玛瞪大双眼“要不要去求助凯瑟琳”

 

“不行,来不及了,你快帮我查一下”

 

卡尔玛输入号码后,把地址给了厄运,厄运一瞧,怎么是阿狸开的饭馆座机电话,这个电话一直都是饭馆里使用的,卡兹克怎么会用这里的电话打给仓库,不行,得去问问阿狸到底是怎么回事。想到这里厄运告别了卡尔玛去了阿狸的饭馆。

 

“厄运?”阿狸从后厨出来看着坐在餐桌旁的厄运,对方这用桌子上的茶壶给自己倒水喝,同时还观察着整个饭馆的构造,收银台旁边有一层楼梯,但是从来没有人上去过。

 

“你坐,阿狸”

 

“我那边还开着火呢”

 

“我有事情想要跟你说”厄运喝着水看着阿狸,对方围着围裙站在自己面前

 

“什么事”

 

“卡兹克这两天没来上班,我怀疑他被绑架了”

 

“什么?”

 

“这两天他只用电话跟我们请假,我查了一下来电显,号码是你们饭馆的座机电话,所以”

 

“是不是有人嫁祸我们座机电话”阿狸回复道,正好雷恩加尔从外面送完外卖回来,进了后厨没一会,就端着装满饭菜的盘子上了楼

 

“二楼还有客人”厄运看着雷恩加尔走了上去,又看着阿狸

 

“二楼是雷恩加尔住的地方”

 

“那他端着盘子干什么?”

 

“吃饭吧,他不是向来喜欢独来独往吗”

 

“卡兹克和雷恩加尔,卡兹克不会被他?”厄运推断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不可能,雷恩加尔绑架卡兹克做什么,”

 

“也不是没有道理,总之要小心就对了,你们的座机”喝完杯里的水,厄运站了起来,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是不是该糊了?”说完就走出了饭馆

 

“等等!”阿狸叫住厄运,“明天我们餐馆里搞活动,新菜推出可以免费试吃的,记得叫他们过来捧场哦!”然后她就隐隐闻到后厨飘来的糊味“我先去后厨了!”

 

“好”

 

上楼后的雷恩加尔把盘子放到床头柜,顺便把卡兹克扶了起来“看看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点”说着就去摸对方的腰

 

“还是不行,我觉得应该是更严重了,要不要给阿卡丽打个电话”靠坐在床头上的卡兹克瞅着饭,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嘶,痛啊”

 

“不行,不能给阿卡丽打过去”雷恩加尔赶紧把侩了一勺饭喂到卡兹克嘴里

 

“烫烫烫”被烫到的卡兹克赶紧甩头,想把嘴里的饭吐出来,却被雷恩加尔一只手给摁了回去,愣是让自己生生咽了下去

 

“吃下去”雷恩加尔摁着卡兹克的下巴“我说不打就不打,不能给他打过去”

 

“你疯啦,你想烫死我!我要去找阿卡丽”挣脱开雷恩加尔的手,看对方吹了吹勺子里的饭递了过来,吃了下去

 

“没有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许去”说着又喂了一口,“赶紧吃,还有外卖要送”

 

卡兹克也不说话,就吃着一会烫一会正好的饭,吃到最后舌头感觉都麻了,“可以给我倒杯水吗,刚才的饭太烫了”卡兹克瞅着雷恩加尔,对方把空盘子放到桌子上,转头又从茶壶里到了一杯水递给了卡兹克,看对方喝完后,接过空水杯,端起盘子想要走被卡兹克又叫住了“我还没吃饱”卡兹克还是靠在床头上

 

“那就等我回来再说”重新端起盘子,顺便打把电话线拔了

 

来来回回送完外卖又回去帮阿狸处理下脚料,倒垃圾,忙完后已经下午了,雷恩加尔坐在一楼餐厅的椅子上喝着水,舒了一口气,然后就听楼上传来东西碎掉的声音,这时雷恩加尔才缓过神来,楼上还有一张嘴,正好易过来问他要不要吃饭,现在正好是饭馆里清净的时间,可以吃吃饭,打个盹什么的。雷恩加尔倒是想,可是为了不想让自己现在的唯一住处只剩下承重墙,他必须奋斗,跑到后厨,把阿狸他们的饭倒在一起,菜也顺便扣到饭上,端着盘子就往楼上跑。

 

“雷恩加尔你干什么”阿狸看见后赶紧雷恩加尔拉住

 

“吃饭”雷恩加尔头都没回砰的一生就把房门关上了,此时的卡兹克一头到底在床头柜上,台灯坐倒在地上,灯泡的碎片到处都是,卡兹克直勾勾的看着对方也不说话“你在干什么!”

 

“灯罩剌嗓子”卡兹克动了动触须“腰好痛”然后又象征性的抬起前肢。



评论(4)
热度(3)